切尔西对凯赛多的追求已经持续了第三个转会窗口,报价由最初的2500万英镑提升到最近报导的8000万英镑,而布莱顿始终没有松口的意思。有的人说这是布鲁姆贪得无厌的谈判手段;还有的人认为凯赛多是赵本山用自行车改造的轮椅,然而笔者认为这场转会的内在逻辑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讨价还价,而是各队适应英超游戏规则转变的结果,其中缘由请由笔者慢慢道来。

2022年9月主教练波特及其团队被切尔西以2200万英镑的代价整个挖走后,核心球员姆韦普又在10月10日宣布由于遗传性心脏病宣布退役,对布莱顿来说可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进入圣诞赛程后好不容易率领球队扭转颓势的德泽尔比又被爆出与队中大将特罗萨德不和,冬窗之后2月份拉拉纳赛季报销,在1:1战平水晶宫后首发门将桑切斯被拿下首发,新赛季桑切斯至今没被分配号码基本确定离队。三四月份萨缅托和兰普泰又相继赛季报销进一步削弱了海鸥的阵容。

在这种情况下海鸥军团还能大胜利物浦、阿森纳、双杀曼联、切尔西拿到第六名的成绩进军欧联杯不可不谓神奇。出色的成绩归功于德泽尔比教练的运筹帷幄,也归功于恩西索、凯赛多、弗格森们及时挺身而出填补阵容空缺。可谓占尽人和,出色的成绩展示了布莱顿这批年轻人的潜力,同时也让布鲁姆和德泽尔比看到了欧冠的门槛。

在失去欧战资格后,新赛季切尔西必须获得下一年的欧战资格甚至夺得英超桂冠否则庞大的阵容及转会市场上的巨额亏损将摧毁切尔西的财务报表。已经将自己上一个周期所有的中场球员清洗一空的切尔西亟需在后腰位置补充一名实力强劲的球员,所以在一种豪门被布莱顿的要价吓退后,切尔西仍然留在谈判桌上。

切尔西之所以在凯赛多身上还没有展现出恩佐转会时不顾一切的疯狂的原因可能是安德烈-桑托斯在季前赛出色的表现,如果桑切斯在接下来的英超前两轮能够保持这种发挥,那么切尔西大概率不会提高报价,反之切尔西将再次展示出购买恩佐时的决心。

22/23赛季南安普顿成功培养了巴祖努、拉维亚和贝拉-科沙等年轻新星,却最终以联赛倒数第一的排名降级。南安普顿高层惊讶地发现自己在丰收的年份竟然如此干脆的降级了。无独有偶,另外两支降级的队伍利兹联和莱斯特城也是著名黑店,哈里-马奎尔、范迪克、拉菲尼亚(按转会费用高低排名)等一众球星从这三支降级队进入豪门。

布鲁姆精明的地方正是他清楚地意识到布莱顿在英超的首要任务是提升球队实力。诚然布莱顿在挖掘培养年轻球员方面颇有心得,也不乏库库雷利亚、比苏马、特罗萨德等成功的转销案例,但我们也不能忽视布鲁姆对维尔贝克、拉拉纳、米尔纳等的投资。在第14名能够夺得欧协联冠军的BIG20时代的英超以保级为目标的经营策略意味着在一到三个赛季内降级,降级意味着失去高额的转播分成,球队将不得已变卖优质资产缩减开资以填补资金上的窟窿,轻则苦心经营多年的球队被其他球队蚕食殆尽,重则破产重组退出舞台。近代著名哲学家阎老西说过——存在就是一切,一切为了存在。深谙此道的布鲁姆真的不想出售凯赛多。

德泽尔比接受采访时说出售凯赛多的前提是得到相同水平的替代者,很明显这种球员并没有出现在市场上。所以除非凯赛多本人拿出破釜沉舟的决绝态度,否则就算切尔西把报价提升至一亿英镑也无法带走凯赛多。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