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的人、朋友。《墨子.号令》:「其有知识兄弟欲见之,为召,勿令入里巷中。」《文选.孔融.论盛孝章书》:「海内知识,零落殆尽,惟有会稽盛孝章尚存。」学问、所知道的事理。如:「知识丰富」、「化学是一种专门的知识。」

知识通常界定为「已经圆成其说的真信念」(justified true belief),这个定义中包括 「的认知」,其中即含着「真」的意思;同时认知中又含有「完善周备」的意思。认知是就广泛的意识作用而言;信念则与「意见」有别,是对意见坚持不二;然后知识指「所知的」,包括「知道是什么」和「知道为什么」。

在知识的可能性方面,即是知识能否成立的问题;反对知识可能性的主张称为怀疑论(Scepticism),怀疑论者认为:知识之所以能成立,在于其有确切无疑的证据,但这样的证据很难找到,故而知识无法成立。不过怀疑论者本身犯了自相矛盾的毛病,因为怀疑论所持的确切无疑的证据,在怀疑论中也无法找到。晚近维根史坦(L. Wittgenstein, 1889~1951)反驳怀疑论说,当我们在怀疑什么东西时,就是我们已然肯定了许多东西,否则就不可能怀疑。言外之意是:怀疑论很难独树一帜,因为怀疑论还是要以「肯定」某些东西为出发点。

在知识的性质方面,哲学家说法不同:依知识的根源说,或认为是「理性的」,或认为是「经验的」;从知识的效度和限度说,或认为是「独断的」,或认为是「可疑的」,或认为是「相对的」,或认为是「实徵的」;从知识的对象说,或认为是「主观的」,或认为是「超主观的」。由此而形成哲学中的许多派别。

在知识的分类方面,多数哲学家认为知识的种类主要有三:第一种是有关事实的知识(Factual Knowledge或know that),这种知识可以用命题(proposition)或陈述句(statement)的形式出现;第二种知识是实际的知识(Practical Knowledge或know how),这种知识不仅可用语言文字表达,更可应用于实际生活;第三种知识称为见闻之知(Knowledge by Acquaintance),包括认识人的知识、认识地方的知识及认识物品的知识。见闻之知通常与实作的知识与实际的知识有关,但也不尽如此。

有关知识之获得及其与心灵之间的关系,哲学家所见颇不一致;其中两个对立的观点是理性主义(Rationalism)及经验主义(Empiricism)。理性主义认定人类心灵中的理性是知识的源头,知识的形成完全是理性运作的结果;经验主义则认为心灵像块白板,心灵的建构与成熟是人类经验累积的结果,知识的形成亦是经验的联结与累积。

对于知识的定义,一般常看到的是,对某一特定领域所知的总和。事实(facts)和资讯(information)都可能是在传播知识。个人透过经验和教育获得事实、资讯和知识。也有人认为,知识就是对某一主题理论和实务的了解。然而在哲学上,知识通常被定义为「已经圆成其说的真信念(justified true belief)」。定义中包括「真」和「完善周备」之意。并强调信念与意见的差别,及探讨知识的可能性、知识的基本性质、知识的种类、知识的获得、知识与心灵(mind)的关系。前三项属于认识论的范围;后两项不仅是知识论的问题,也是心灵哲学的问题。知识依据不同的基础被分为各种不同类型,诸如命题知识、非命题知识、亲知的知识(knowledge by acquaintance)、描述的知识(knowledge by description)、先天与后天的知识、知道如何、知道如此以及其他。自柏拉图开始,知识就被认为是由三种必要条件构成,信念、真和辨明。但也有人持反对看法。自此知识论就处于争吵的状况。在管理领域我们常见知识的定义如,知识是一种流动性质的综合体,其中包括结构化的经验、价值、以及经过文字化的资讯。此外,也包含专家独特的见解,为新经验的评估、整合与资讯等提供架构。知识起源于智者的思想。在组织中,知识不仅存在文件与储存系统中,也蕴涵在日常例行工作、过程、执行与规范当中。尼古拉斯、布宁、余编着(2001)。西方哲学英汉对照辞典。北京:人民。戴文坡、普赛克着,胡玮珊译(1999)。知识管理。 中国生产力。教育大辞书编纂委员会编纂(2000)。教育大辞书。 文景。

尼古拉斯、布宁、余编着(2001)。西方哲学英汉对照辞典。北京:人民。戴文坡、普赛克着,胡玮珊译(1999)。知识管理。 中国生产力。教育大辞书编纂委员会编纂(2000)。教育大辞书。 文景。

知识通常界定为「已经圆成其说的真信念」(justified true belief),这个定义中包括 「的认知」,其中即含着「真」的意思;同时认知中又含有「完善周备」的意思。认知是就广泛的意识作用而言;信念则与「意见」有别,是对意见坚持不二;然后知识指「所知的」,包括「知道是什么」和「知道为什么」。

在知识的可能性方面,即是知识能否成立的问题;反对知识可能性的主张称为怀疑论(Scepticism),怀疑论者认为:知识之所以能成立,在于其有确切无疑的证据,但这样的证据很难找到,故而知识无法成立。不过怀疑论者本身犯了自相矛盾的毛病,因为怀疑论所持的确切无疑的证据,在怀疑论中也无法找到。晚近维根史坦(L. Wittgenstein, 1889~1951)反驳怀疑论说,当我们在怀疑什么东西时,就是我们已然肯定了许多东西,否则就不可能怀疑。言外之意是:怀疑论很难独树一帜,因为怀疑论还是要以「肯定」某些东西为出发点。

在知识的性质方面,哲学家说法不同:依知识的根源说,或认为是「理性的」,或认为是「经验的」;从知识的效度和限度说,或认为是「独断的」,或认为是「可疑的」,或认为是「相对的」,或认为是「实徵的」;从知识的对象说,或认为是「主观的」,或认为是「超主观的」。由此而形成哲学中的许多派别。

在知识的分类方面,多数哲学家认为知识的种类主要有三:第一种是有关事实的知识(Factual Knowledge或know that),这种知识可以用命题(proposition)或陈述句(statement)的形式出现;第二种知识是实际的知识(Practical Knowledge或know how),这种知识不仅可用语言文字表达,更可应用于实际生活;第三种知识称为见闻之知(Knowledge by Acquaintance),包括认识人的知识、认识地方的知识及认识物品的知识。见闻之知通常与实作的知识与实际的知识有关,但也不尽如此。

有关知识之获得及其与心灵之间的关系,哲学家所见颇不一致;其中两个对立的观点是理性主义(Rationalism)及经验主义(Empiricism)。理性主义认定人类心灵中的理性是知识的源头,知识的形成完全是理性运作的结果;经验主义则认为心灵像块白板,心灵的建构与成熟是人类经验累积的结果,知识的形成亦是经验的联结与累积。

对于知识的定义,一般常看到的是,对某一特定领域所知的总和。事实(facts)和资讯(information)都可能是在传播知识。个人透过经验和教育获得事实、资讯和知识。也有人认为,知识就是对某一主题理论和实务的了解。然而在哲学上,知识通常被定义为「已经圆成其说的真信念(justified true belief)」。定义中包括「真」和「完善周备」之意。并强调信念与意见的差别,及探讨知识的可能性、知识的基本性质、知识的种类、知识的获得、知识与心灵(mind)的关系。前三项属于认识论的范围;后两项不仅是知识论的问题,也是心灵哲学的问题。知识依据不同的基础被分为各种不同类型,诸如命题知识、非命题知识、亲知的知识(knowledge by acquaintance)、描述的知识(knowledge by description)、先天与后天的知识、知道如何、知道如此以及其他。自柏拉图开始,知识就被认为是由三种必要条件构成,信念、真和辨明。但也有人持反对看法。自此知识论就处于争吵的状况。在管理领域我们常见知识的定义如,知识是一种流动性质的综合体,其中包括结构化的经验、价值、以及经过文字化的资讯。此外,也包含专家独特的见解,为新经验的评估、整合与资讯等提供架构。知识起源于智者的思想。在组织中,知识不仅存在文件与储存系统中,也蕴涵在日常例行工作、过程、执行与规范当中。尼古拉斯、布宁、余编着(2001)。西方哲学英汉对照辞典。北京:人民。戴文坡、普赛克着,胡玮珊译(1999)。知识管理。中国生产力。教育大辞书编纂委员会编纂(2000)。教育大辞书。

尼古拉斯、布宁、余编着(2001)。西方哲学英汉对照辞典。北京:人民。戴文坡、普赛克着,胡玮珊译(1999)。知识管理。中国生产力。教育大辞书编纂委员会编纂(2000)。教育大辞书。文景。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