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来,我一直神往着拉萨之旅。但因担心高原反应,一直没能成行。此次出行,源于一个认识多年并住在拉萨的藏族好友阿杜的热情邀请。她说,7月是拉萨最好的季节,雨水多,氧气足,高原反应相对会轻。经她一再邀请,于是约上几个和我一样一度犹豫不决的朋友,开启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为了慢慢适应高原气候,我们先在成都、林芝作了短暂停留,然后坐动车抵达拉萨。当天到达拉萨火车站时已是傍晚,经过白天暴雨洗涤过的拉萨城,天空显得格外湛蓝、格外清澈。久违的阿杜就在出站口迎接我们。拉萨这几日,我们吃着糌粑、喝着酥油茶、品着青稞酒,走过了大街小巷,真切感受到,拉萨果然是一座风光秀丽、历史悠久、风俗民情独特、宗教色彩浓厚的“日光城”。

阿杜知识渊博,谈起拉萨历史,她如数家珍、娓娓道来。原来,拉萨曾是一片沼泽荒原,松赞干布迁都后,开始造宫堡、修河道、建寺院,奠定了拉萨的城市雏形。大昭寺就在这一时期建造起来。据说建寺期间有山羊负土填湖,藏语中羊叫“惹”,土为“萨”,大昭寺建成之后就被称作“惹萨”。由于大昭寺是最早的建筑,人们便以“惹萨”作为以大昭寺为中心的城市名称。随着佛教的兴盛,人们把这个城市视作圣地,“拉萨”一名就在此时出现并沿用至今。

千山之巅,万水之源。拥有1300多年历史的拉萨是中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有着悠久的历史与独特的民俗,承载着深厚的文化积淀,镌刻着独特的地域景观,从气势恢宏的庙宇到金碧辉煌的殿堂,无不体现出雪域文化特有的神韵与魅力,堪称中华文化遗产宝库中的璀璨明珠。

在大昭寺参观过程中,导游介绍说,大昭寺是现存最辉煌的吐蕃时期建筑,也是最早的土木结构建筑,开创了藏式平川式的寺庙市局规式,在藏传佛教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环绕大昭寺内部中心位置释迦牟尼佛殿一圈的部分称为“囊廓”,环大昭寺外墙一圈的部分称作“八廓”,由大昭寺向外辐射出去的街道叫作“八廓街”,也即八角街。在大昭寺现场,只见寺前香火缭绕,信徒们虔诚叩拜在门前的青石地板上,留下了一个个深深浅浅的“等身头”印痕;万盏酥油灯长明不熄,留下了岁月与朝圣的年轮。

在八廓街,随处可见颇具民族风格的房屋和街道,聚集着来自藏区各地的人们,许多人穿着本民族的传统服装,那仿佛从不离手的转经筒和念珠已成街市一景。每天从早到晚,绕着大昭寺叩“等身头”的佛,不分男女老幼,举目皆是。

布达拉宫是一座宫殿式建筑群,位于拉萨市区西北的玛布日山上。据导游介绍,公元7世纪初,松赞干布统一,定都拉萨,建立起强大的吐蕃政权。641年,他与唐王朝联姻,为迎娶文成公主,在山上修建了宫殿。因松赞干布将观世音菩萨视作自己的本尊佛,所以就用佛经中菩萨的住地“布达拉”给宫殿命名,称作“布达拉宫”。布达拉宫的主体建筑为白宫和红宫两部分。整座宫殿具有藏式风格,高200多米,外观13层,实际却只有9层。由于它起建于山腰,大面积的石壁屹立如峭壁,使建筑仿佛与山岗融为一体,气势雄伟。布达拉宫于17世纪重建后,成为历代的冬宫居所,为政教合一的统治中心。

在布达拉宫,有一位僧人的雕像显得与众不同,其雕像前没有放置酥油灯,也鲜少有人献上哈达。该僧人正是名扬海外的仓央嘉措。就在导游刚提及仓央嘉措的名字时,参观人群中立马有人朗诵起“住在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国王,流浪拉萨街头,我是世界上最美的情人”的诗句。这位天选之子,3岁就被认定是转世灵童,15岁之前过着随性自由的生活,18岁成为至高无上的。世人都以为他的人生实现了逆袭,殊不知,命运多舛,他被卷进了一场阴谋。系统的第五任第巴(本义为“部落酋长”)桑结嘉措死后,康熙皇帝下诏将仓央嘉措“执献京师”。1706年,仓央嘉措被蒙古士兵押解去北京的途中,经过青海湖时突然去世,年仅23岁。虽然他已离世300余年,但其诗作被后人广为流传、经久不衰。

在拉萨,我们遇到了很多像阿杜一样热情好客的藏族同胞。他们坦然、友善、率真,特别是走在拉萨的街市,只要与他们四目相对,他们就会扬起灿烂的笑容。当我们问路时,他们也会热心相告,甚至乐意亲自带路。

落脚在岷山饭店的我们,在饭后出来走走。门前一条路称作雪新村路,沿此道路朝城北方向走去,会路过一个居民区,有着独特的藏族民居特色,家家户户门头的民俗符号十分醒目。

因高原紫外线辐射的缘故,当地居民皮肤相对黝黑。他们穿的全是藏袍,只穿一只袖子,往往是穿起左袖、空着右袖。天热时,他们甚至连左袖也不穿,只将两只袖子褪下来置于身前、围系在腰间。据说,这一穿法有着悠久历史,也有着独特的原因。藏族人民居住在青藏高原,海拔高、昼夜温差大。就在一天内,也时常有阴晴雨雪之变化。藏区人民常用“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来形容气候的多变。也因此,藏袍讲究衣料品质,要有较强的防寒作用,袍袖务必宽敞,当气温升高时,可以很方便地褪去一只袖子,用以调节温度,同时有利于起居旅行。于是,腰襟宽大的藏袍,可以白天当衣穿防寒保暖,晚上当铺盖和衣而眠。

在拉萨期间的每天晚上,我们参观完景点后回到酒店,把了解拉萨历史与风土人情当作必修课。通过查阅资料得知,拉萨的布达拉宫、大昭寺、罗布林卡都列入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这些闪烁着中华文明光辉的优秀遗产,不仅有着很高的艺术价值,还真实记录了的历史变迁,体现着与内地之间的血肉关联,毋庸置疑地证明着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一部分的历史。今年是和平解放72周年,在“圣城”拉萨的旅行,让我们切身感受到这片土地发生着的沧桑巨变。宽敞的街道、质朴的民风、升腾的烟火、灿烂的笑脸,足见过去72年来,各族民众在党和国家的正确领导下,变得更加团结、和谐、进取,尤其是民生的改善与经济社会的跨越式发展,铺就了雪域高原独有的高质量发展路径。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临别拉萨时,天公作美,雨天放晴。“你把雪山挽起/是那样的巍峨挺拔/你把经桶转动/是那样的七彩云霞/无论朋友哪里去/带上一朵雪莲花/天南海北亲如一家/吉祥的大中华……”去机场的路上,阿杜播放了歌曲《圣地拉萨》,优美的旋律在车内缓缓回荡,也在倏然间击中我心绪,生出恋恋不舍之情。这里的山水美景与淳朴民风留在了我心里,能让我时常回味、感怀美好。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