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新时代,习总针对当代文艺发展现状和存在问题,阐述了一系列重要思想观点。其中有一些是针对当代文艺创作实践,作了深刻的分析阐述,并寄予了殷切希望;也有一些是针对当代文艺理论与评论,明确指出了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更高要求。这两方面是相辅相成的,但又各有不同的针对性和指导性,因而可以从不同的方面来深入学习领会。本文主要从后一方面着眼,对习总关于文艺理论与评论工作的论述进行概括阐释,从而深刻理解其中的思想内涵和指导意义。总体而言,习总关于文艺理论与评论工作的重要论述,与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既一脉相承,又阐发了新的思想观点,具有新时代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创新性特点。

习总着眼于新时代文艺事业健康繁荣发展,阐述了一系列重要文艺思想观点,其中对文艺理论与评论工作有许多新的论述。2014年10月15日,习总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其中专门讲到要高度重视和切实加强文艺评论工作。他分析了当今文艺批评中存在的各种问题,指出“文艺批评是文艺创作的一面镜子、一剂良药,是引导创作、多出精品、提高审美、引领风尚的重要力量”。2016年11月30日,习总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要加强和改进文艺理论和评论工作,褒优贬劣,激浊扬清,更加有效地引导创作、推出精品、提高审美、引领风尚。”2021年12月14日,在中国文联十一大、中国作协十大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中,他又进一步提出:“要加强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评论建设,增强朝气锐气,发挥引导创作、推出精品、提高审美、引领风尚的作用。要坚持教育引导和综合治理并重,立破并举、综合施策,建设山清水秀的文艺生态。”这些重要论述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是加强和改进新时代文艺理论与评论工作的思想指南。对这些重要论述,我们可以从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中国化时代化发展的历史视野来观照和认识。

一是高度概括阐述了文艺评论的价值功能,并且提出明确要求,具有总体性指导意义。习总对新时代评论的功能和作用,作出了精辟的概括和理论阐述。他多次指出,要高度重视和切实加强文艺评论工作,做到“褒优贬劣,激浊扬清,更加有效地引导创作、推出精品、提高审美、引领风尚”。这里的“褒优贬劣,激浊扬清”是从总体要求而言,阐明文艺评论应当在整个文艺活动中坚守应有的价值立场,能够分辨是非、善恶、美丑,以及艺术上的高下优劣,通过应有的价值判断和评论分析,对整个文艺乃至社会文化起到积极引导作用。后面则是从不同方面而言,“引导创作”主要针对文艺创作实践,要求起到指导创作的作用,帮助文艺家辨别正确的文艺方向,引导他们走上正确的文艺道路;“推出精品”主要针对文艺作品的优选评论,应当做到洞若观火、慧眼识珠,从形形色色、良莠混杂的海量文艺作品中选出精品佳作,通过精当的评论分析推荐给人们分享;“提高审美”关涉文艺活动的各个方面,主要是针对读者观众的阅读观赏活动,应当通过评论赏析引导文艺鉴赏,提高人们的审美鉴赏能力和培养健康的审美情趣;“引领风尚”是由此延伸到社会生活领域,通过文艺评论来扩大优秀文艺的社会影响,从而起到以文化人和引领向上、向善、向美的社会风尚的积极作用。以上论述高度概括了文艺评论价值功能的各个方面,能够帮助人们准确理解和全面把握文艺评论的价值功能,具有总体性指导意义。

二是将文艺理论与文艺评论联系起来,尤其强调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根本性指导作用,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指导意义。习总2014年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特别强调要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真正做到以人民为中心,文艺才能发挥最大正能量;要求以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为指导,继承创新中国古代文艺批评理论优秀遗产,批判借鉴现代西方文艺理论,在此基础上重视和加强文艺评论,从而起到更好的作用。2016年,习总明确指出“要加强和改进文艺理论和评论工作”。2021年,习总进一步指出“要加强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评论建设”。如此多次强调,应当说是很有深意的。我们知道,文艺理论与文艺评论本来是密切相关的,而且是相互促进的。文艺理论的主要特性和功能,在于通过对文艺现象的评论阐释,建构应有的文艺观念,为文艺创作、文艺评论和文艺研究等提供理论观念的支撑。反过来说,文艺评论通过对文艺创作现象和文艺作品的评论分析与理论概括,也能够促进文艺理论的创新发展。然而,在现实中,一方面是文艺理论时常脱离文艺创作和文艺评论实践,较少关注和研究文艺实践中的现实问题,较少致力于建构当代文艺发展所需要的文艺观念,常常在文艺理论自身的圈子里玩概念和自说自话,没有起到应有的参与指导文艺实践的作用。另一方面是文艺评论时常脱离文艺理论的指导,不够重视文艺理论观念的介入和支撑,而是满足于经验性、描述性、感想式的评论,缺少文艺思想观念的穿透力,较少独到的审美价值判断和艺术内涵分析,成为一种跟着感觉走的“读后感式”评论,也同样难以起到文艺评论应有的作用。针对这样一种文艺理论与文艺评论相分离的现象,强调将两者联系起来形成一个有机整体,共同作用于对文艺实践的指导和引导,应当说是非常重要的。其中,突出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主导地位和指导作用,更是重中之重。

三是创新发展马克思主义文艺批评的观点或标准,对于推进新时代文艺批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早就提出了“历史观点”和“美学观点”相统一,并且贯穿于他们的文艺评论之中。这两个观点是建立在他们的唯物史观和美学思想基础上的,具有十分丰富的思想内涵,从恩格斯说德国戏剧“具有的较大的思想深度和意识到的历史内容,同莎士比亚剧作的情节的生动性和丰富性的完美的融合”的论述中,就不难领会到其中的深厚含义。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提出了文艺批评的“标准”和“艺术标准”,强调两个标准的辩证统一,其中也蕴含了丰富的思想内涵及其时代意义。改革开放后,文艺界在总结历史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改为使用“思想性与艺术性相统一”的标准,或者“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有机统一”的原则等,以此作为文艺批评的理论指导。习总明确提出,要“运用历史的、人民的、艺术的、美学的观点评判和鉴赏作品”,这是在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文艺批评观的意义上,对文艺批评的观点或标准重新作出了创新性的理论阐释。“历史的、美学的观点”是从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文艺思想继承而来的,人们对其中蕴含的丰富思想内涵已有充分讨论和阐释,在此无须赘言。而人民的、艺术的观点,应当具有特定含义和特殊意义。强调文艺批评的“人民的”观点,既是同、等历来的文艺为人民服务思想一致,也同习总强调的“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的核心文艺思想一致。在新时代文艺发展的背景下,把“人民的”观点特别凸显出来,强化文艺批评的人民性价值理念和评价标准,更自觉地引领人民文艺的发展方向,应当是有重要意义的。再从“艺术的”观点而言,其根本精神在于突出文艺的创新性、独创性和文艺精品价值。习总多次强调,创新是文艺的生命,要把创新精神贯穿文艺创作生产全过程,增强文艺原创能力。当前文艺创作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同创新能力不足很有关系,出现了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甚至出现抄袭模仿和千篇一律、机械化生产和快餐式消费等问题。在文艺批评中突出“艺术的”观点,更有利于以此促进艺术创新,引领文艺创作攀登艺术高峰,其重要意义不言而喻。总的来看,习总提出文艺批评的四个观点,标志着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的进一步创新发展。

四是把重视、加强和改进文艺评论工作有机统一起来,尤其是对改进文艺评论提出了更有针对性的要求,是对文艺评论建设的有力推进。习总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深刻阐述了文艺批评的重要作用及要求。当代文艺批评存在一些问题,比如简单套用西方理论来剪裁中国人的审美,或者用简单的商业标准取代艺术标准,把文艺作品完全等同于普通商品;还有文艺批评褒贬甄别功能弱化,缺乏战斗力、说服力,不利于文艺健康发展等。针对这些不良现象,习总要求切实加强和改进文艺理论与评论工作,要使文艺批评成为文艺创作的一面镜子、一剂良药,成为引导创作、多出精品、提高审美、引领风尚的重要力量。指出和分析当前文艺批评存在的问题,目的在于使加强和改进文艺批评有更加明确的针对性和方向,从而切实推进文艺评论健康发展。

五是强调文艺理论与评论应当在端正文艺界风气和营造良好氛围、建设山清水秀的文艺生态方面发挥积极作用,这是一种更高的期望和要求。文艺界存在的一些不良现象,包括上述文艺批评中存在的这些问题,实际上有复杂的原因。比如,文艺批评当中缺少批评,常常是表扬甚至庸俗吹捧、阿谀奉承,既有评论家磨不开面子不敢批评的原因,也有文艺家不能正确对待批评意见的问题。因此,作家艺术家要敢于面对批评自己作品短处的批评家,以敬重之心待之,乐于接受批评。当然,从文艺评论方面而言,首先要成为真正的批评,这就要在艺术质量和水平上敢于实事求是,对各种不良文艺作品、现象、敢于表明态度,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敢于表明立场,倡导说真话、讲道理,营造开展文艺批评的良好氛围。习总指出:“要坚持教育引导和综合治理并重,立破并举、综合施策,建设山清水秀的文艺生态。”这无疑是将文艺评论的功能和作用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也对文艺理论和评论建设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其意义十分深远。

综上所述,习总关于文艺理论与评论工作的一系列重要论述,贯穿了马克思主义文艺观,既同、等关于文艺批评的思想观点一脉相承,同时又面对当前文艺理论批评的新情况和新问题,作出了具有明确现实针对性的分析判断和系统性论述。这些理论阐述标志着新时代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创新发展,是我们加强和改进新时代文艺理论与评论工作的思想指南。我们应当深刻领会这些思想观点的重要意义,并且跟当代文艺创新发展和文艺评论实践结合起来,积极推进新时代文艺理论和评论建设。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