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无学”,谈的是作为实践活动的新闻业更多关注的是职业化的行动过程,大量的新闻理论均是通过经验总结而成。它虽然不像传播学那样拥有来自社会学与哲学的理论积累,但确实也因在社会中扮演中重要的角色而备受瞩目——李普曼、杜威、帕克这些学者早已对新闻的功能作出解释,成为理性的信息来源、进行公民教育、整合社会共同体等。这出最开始诞生于人类劳动与关系生成的传播活动最终在15世纪的威尼斯城里成为商品售卖与贸易的中介物,以信息传递、消除受众不确定性的新闻转化为酒馆、沙龙里交谈的渠道,被张贴在街道或特定的屋子里,告知公众最近社会中的大事小情。

◼️ 因此,新闻其实极具烟火气。它在市井生活中扮演着的谈资角色,能够使人在觥筹交错间畅意大笑,也会使听者表情严肃,沉沉思忖。新闻就存在于个体交谈的瞬间,也无数次地发生在喧嚣的闹市与静谧的深夜。它可以是人与人交往和沟通的媒介素材,同样能够成为社会管理者进行宣传的方法;它既为公众提供事实、指导行动,也把握着超越真实的象征性现实,具有引导与控制的作用。

◼️ 李普曼在《学》中谈到,新闻是公众“通向外部世界之路”,意味着其所反映的是客观事实情况的变动。却又因新闻生产中资源与各种权力关系的控制而无法如“镜子式”地真实地呈现一切,它只能以一种“类似”的方式,以“窗子式”的形式,部分地抓住那些符合新闻价值的事实内容。其中,所谓的新闻价值以标准化和客观性作为重要的事实选择要素,但也无法掩盖新闻生产空间中来自社会文化、组织规则、组织目标、新闻从业者个人素养导致的选择性偏差。包括新闻真实的追求与新闻客观的关注,不过是为了在社会中获得职业合法性而强调的策略仪式。

◼️ 新闻是真实地出现在社会之中的,它保持着具体的媒介呈现,又富有抽象化的想象;一边是一整套关于星空、理想的说辞,另一边是一地鸡毛的琐碎。新闻人就被夹在中间,面对着做新闻的职业门槛不断降低带来的认同感缺失、外部质疑声只增不减;又必须继续执行好社会信息的传播者、的引导者、公共责任的承担者的角色。

◼️ 如果说「新闻无学」,它确实有自己的学科依据与理论总结;如果说「新闻有学」,站在实践层面讲却又是如此强调做新闻的过程和老道的经验积累。或许这也正是新闻之所以得到关注的原因:

新闻学的「无学」更多直接地体现在学科知识的散乱和碎片上。不同于传播学拥有拉斯韦尔提出的5w框架,新闻学的体系需要重新整理。在秃头所对新闻学知识的划重点中()理出了「新闻」和「做新闻」两个逻辑思路,在此基础上整理了大部分新闻参考书的知识体系。所以这一次的知识点总结也依旧保持这一框架不变,在此基础上塞入各类相关的内容——这也是形成逻辑的原因,能够更好地使众人把握知识点的位置,以及如何调用相关知识点。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