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金融业闯了大祸并连累世界,我们大笑,似乎有幸灾乐祸之嫌,好像不是君子应有的风度。其实我们不是幸灾乐祸。你想,1840年鸦片战争到如今多少年了?168年。168年来,中国在国际上几乎一直都是衣衫褴褛、面有菜色的穷汉形象,而美国则是举世公认的唯一超级大国,已经“领导”世界60多年,如今居然全世界都在议论中国该不该、会不会出手救援美国了,这难道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吗?老Z写过关于模式的文章,对美国推广华盛顿模式不以为然。不足一年之前,美国许多人还在压中国采用华盛顿模式,要中国加快金融改革,实行浮动汇率制等等,好像美国的路子是唯一正确的。这些不无傲慢之情的话还在耳边回响,次贷危机就如火山一样突然爆发了,美国政府急忙收购投资银行,人们戏称,这个主义的敌人“一夜进入主义”。看到这种结局,一贯反对模式论的老Z自然有理由高兴了。

然而,不会有人认为美国从此一蹶不振了。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美国不会因为此次危机而死。但是,他们应该吸取一些有益的教训,除了纯经济学方面的教训之外,还应该从和文化的角度总结经验。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工业国具有模式化的思维习惯。这恐怕与他们在工业领域里采用标准化生产的成功经验有关。他们喜欢谈论模式,并企图用自己的模式去规范别人。他们在领域里实行新保守主义,在全世界推行西方模式的,在经济领域里是推行以新自由主义为标志的华盛顿模式,谁不听,谁就是异类。

再往前推,西方的传统文化里就缺乏包容精神。历史上,教不能容忍不同信仰,不能容忍异,总是千方百计地要别人接受他们的上帝,手段是文的武的都来。教的这个文化其实是反对宗教信仰自由的。国际上一些媒体对伊斯兰教颇有微词,但伊斯兰教在对待其他宗教方面与教并不一样。伊斯兰教也有异一说,但正统的伊斯兰教理论并不排斥其他宗教。著名的伊斯兰教大学者兼大家霍梅尼曾经说过,穆斯林尊敬人类历史上的所有先知。他指的是所有宗教的创始人。霍梅尼的这句话没有被国际新闻界重视,知道的人不多,以至于世人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好斗分子。我国不是一个宗教国家,没有国教,自古以来宽容不同宗教的存在,国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我国传统的思维习惯是承认事物的多样性,说“物之不齐,物之情也”,采取的态度是“和而不同”。历史上,我国的儒、释、道三家也有矛盾和斗争,但终究归于共存。许多人为了三教和平共存还提出了三教同源的理论。在一些地方,人们可以看到孔夫子、如来佛和太上老君一起被供奉在同一座庙宇之中。这种现象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

三十年来,中国人坚持走自己的路,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之路,看来是成功了。中国人是背着沉重的十字架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仅仅社会主义国家这个名称就足以被列入另类了。然而,中国非常冷静,坚定地根据中国国情办事,无论是在化进程方面,还是经济金融改革方面,不照搬什么模式,结果成功了,不仅经济保持了平稳快速发展,和文化的进步也人人可以感知。现在,国际上又有人说存在一个北京模式,字里行间透着担忧,担心会被中国人战胜。这种论调,还是没有脱离非此即彼的思维习惯。其实大可不必。中国的道路具有中国特色,不是什么模式。中国人也不会向别人推广自己的一套做法。中国人相信并追求一个多样化的,多姿多彩的世界。如果此次危机,包括伊拉克战争的僵局,能够使中国人的这种文化得到世界的承认,那将是人类之福。无论如何,从背着十字架到被说成模式,不是也值得高兴吗?

还有让人高兴的一个方面,就是中国虽然还不够富裕强大,但全世界都看到了中国的巨大进步,而希望中国多承担一点国际责任了。这让我们更深切地会到,我国聚精会神抓经济是完全正确的。我最近常常想,如果用一句话概括思想,那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因为这句话抓住了主要矛盾,没有这句话,就没有新中国;如果用一句话概括理论,那就是“发展是硬道理”,因为这句话也抓住了主要矛盾,没有这句话,就没有现代化的中国。世上的事,说一千道一万,经济实力是根本。一个国家没有经济实力,什么都谈不上,军事实力谈不上,国际地位和影响力谈不上,老百姓的福祉谈不上,人民道德水平的提高也谈不上,国家的领土完整也谈不上,一句话,谈不上现代化,而我国正坚定不移地在这样做着,所以令人高兴。

从微观看,我们身边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事,真所谓“不如意事常”,但抬起头来宏观地看一下,我们有理由高兴。我和老Z是为这个高兴,不是幸灾乐祸。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全国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