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朱少华先生的《得罪谁都不要得罪评论家》一文,感到切中时弊,于我心有戚戚焉,同时觉得也有 几句话要说。

毫无疑问,朱文中提到的现象——即官员或公众人物无论怎么做都不能让评论家满意——的确是一个普遍的存在。但在我看来,这种现象还是有其合理之处的,尽管也不完全是合理。

先说为什么是合理的。评论者在评论官员或者公众人物的行为时,大部分都预设了一种民间或平民的立场。站在这个立场看官员,眼光自然是挑剔的,不满意的,就像是一个苛刻的婆婆看儿媳妇,坐着不正站着歪,横竖都是她的错。

但这种挑剔的眼光为什么又是合理的呢?这是因为,官员掌握着公权力,支配着大量不属于他个人的资源,公众人物从自己的知名度中获得了大量的好处,但他们和大众之间又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出于对人性弱点的不信任,再加上不断曝出的各类案件和丑闻所造成的先入为主印象,大家自然容易把他们的行为“往坏处评论”。这样做的结果,固然会委屈了一些廉洁的、正派的官员,但在客观上,却对官员和公众人物的行为产生了很强的监督及制衡作用,使他们不得不有所收敛,不得不谨言慎行,努力克服自己人性当中的弱点。这就是这种现象的合理之处和有益之处。

再说说不合理之处。这种用挑剔的眼光看待一切的态度,不是一种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态度,是立场先于观点,因此也就不是一种科学的态度。如果说,普通民众持这样一种态度尚属情有可原的话,那么专业的评论员再持这样一种态度就是不可取的了。

为什么呢?因为第一,专业评论员有能力和条件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信息不对称,长期的观察与积累也应该使他们能够对问题有比较深入的认识;第二,专业评论员应该具有良好的分析能力和逻辑素养;第三,专业的评论员话语权比一般的民众要大得多,因此他们负有引导的责任。

但遗憾的是,有不少专业评论员所采取的恰恰是朱文所批评的那样一种态度,原因究竟何在呢?我不愿意多加猜测,只想指出一点:现在很多媒体已经非常市场化了,“销路”是媒体老板所主要考虑的,在这种情况下,一些评论者刻意求新求异、哗众取宠的动力强了,观点中迎合而不是引导受众的味道浓了,而评论应遵循的客观、理性等基本原则却丢了。

对专业的评论员来说,正确的态度当然应该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以是不是有利于社会和公众的利益为标准,该褒则褒,该贬则贬,由于事情往往是复杂的,所以在许多时候还必须是褒中有贬,贬中有褒。这才是一种科学、客观的态度。当然,评论的功能也不仅仅是褒贬,在很多情况下,评论员还应该依靠自己掌握的信息资源,再加上深入的分析,对事件作出事实判断。 [Page]

最后我想说的是:朱文担心由于评论家如此挑剔,可能会使被评论者陷入“父子抬驴”的窘境,我觉得这是有一点过虑了。一方面,中国监督的力量还远没有那么强大;另一方面,假如被评论的官员或公众人物,真正是有主心骨的,自信自己行得正,站得直,不违法,不缺德,一心为公,那自然能够从容面对外界评论;反之,如果他们本来没有什么主心骨,心中没有坚定的是非观念,或者竟是心怀鬼胎,那在评论的挑剔下垮台,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