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9日上午,首届中国网络文明大会在北京开幕。当天下午,由中央网信办网络传播局、中国新闻社联合主办,中国新闻网承办的网上内容建设论坛举行。围绕“讲好中国故事,助力网络文明”主题,与会嘉宾从中国叙事的“破”与“立”、中国故事的“根”与“魂”、中国发展的“时”与“势”三方面深入探讨新形势下如何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

微信公众号“明叔杂谈”作者 明金维:我今天分享的标题是《让有信仰的人去传递信仰——一个“自干五”的自白》,用“自干五”这个词是不是不太好?我觉得用这个词非常好,因为这个词就是BBC前不久送给我们的,专门用一篇报道来提我们这种在网上自发地去维护中国立场,讲述中国故事的这群人,叫“自干五”。

我2002年毕业之后在新华社工作了12年,在2014年离开新华社之前是新华社国际部英文室主任。2016年之后,这五年时间主要是在业余时间在写公众号,叫“明叔杂谈”,前前后后写了700多篇文章,主要关注点还是在中国的故事,中国的叙事,中国的逻辑上,也得到在座各位领导和各位嘉宾的厚爱,非常感谢大家。

明金维:今天我非常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个人的一个小小的心路历程。我1998-2002年,在北京大学英语系上学,那个时候,我们班上大概有40多个同学,1/3的人要出国,大家觉得最优秀的学生,如果不出国就是没出息,就是这样一个氛围。我记得大概1998年、1999年,美国有一部电影叫《拯救大兵瑞恩》,我们觉得很震撼,像二战这么血腥残酷的宏大的叙事架构,他们居然能从非常小的角度切入,为了让一个家庭不再失去一个孩子可以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我们当时真的被他们震撼到了。

明金维:后来我自己参加工作之后,特别在新华社工作这段时间,我自己就有很多疑问,其中最重要的是两件事情,对我的认知改变比较大的。第一个,2004年-2006年,在新华社中东总分社看到百思不得其解的现象,一方面美国拼命告诉我们,好,自由好,但是我们在中东看到很多鲜活的例子,中东有些国家是跟八竿子打不着的,另外有些国家虽然表面上实行的是民选的制度,比如我们知道伊朗,虽然有最高的宗教领袖,实际他的总统,议会成员是老百姓选出来的。另外哈马斯,在巴勒斯坦的加沙地带,通过老百姓一人一票真正选出来的,美国人对这两个组织非常不感冒,后来我想,美国在跟所有国家打交道的时候,到底依据是自由的概念和理想,还是美国真正的国家利益,其实这个问题放在今天,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不言而喻的。

对于美国来说,你即便是选择了美国式的治理方式,但是如果你不符合美国的利益,美国照样要来打击你,要攻击你,要诬蔑你,要遏制你,这就是我们今天面临这样的局面。

明金维:第二个,《历史终结论》这本书的作者福山是西方当代非常有名的经济学的学者,在1988年冷战最后阶段发表了一次演讲,叫历史终结论,后来1989年在外交杂志上写了一篇论文,到1992年临战结束前后,正式出版一本书,名字起得非常宏大,西方人特别擅长造概念,名字叫《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听起来非常宏大,对历史唯物主义者来讲,听起来非常荒谬,历史唯物主义认为世界不可能终结,事物总是在不断前进和发展变化的。

福山在他的观点当中,核心非常简单,从意识形态出发,他认为主义必将灭亡,他认为人类历史发展的终极阶段。从1992年到现在,整整差不多将近30年过去了,福山对自己的观点也有修正,他在2007年在中国出版了一本书,名字叫《国家构建:21世纪的国家治理和世界秩序》。这本书提出来,那些失败的国家,很可能是我们这个世界当今最大的危险。失败的国家为什么会失败?不在于采取什么样的制度,有可能采用西方的这套一人一票的制度,也有可能采取其他的制度,失败的国家跟制度没有必然联系,更大联系来源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

明金维:以前美国给我们编造的最大的谎言,就是告诉世界上所有的人,只要你相信,只要采取一人一票的统治制度,这个国家一定能实现民族独立、国家富强、现代化。后来我去了四五十个国家,真正看到采取西方这种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不称为。我认为这个词本身非常有误导的,采取美国这样一种制度方式的国家,很多时候不行,印度是我们最知道的例子,还有菲律宾,80年代的时候比中国要领先很多,有说英语的传统,做了很多大量美国发达国家的外包。现在2020年菲律宾的人均GDP大概3300美元,现在中国人均GDP接近11000美元了,你说制度好,到底好在什么地方?

明金维:最后我看了马凯硕写的书,提到两个非常让我吃惊的事实,他来讲美国的制度看起来都是自由的,实际不是。美国制度已经被严重被金钱所腐蚀,一个联邦参议员任期是六年,75%的时间不是用来治国理政,不是用来听取老百姓的声音,是用来筹款,他平均每天要筹款4.5万美元,如果筹不到这么多钱,他是不可能继续连任的,现在能看出来,一个把3/4时间拿来筹款的人,拿来竞选的人,有多少时间花在听取民众的心声,解决老百姓的疾苦和问题上呢?

明金维:过去三四十年来,美国人给自己制造了两个非常大的陷阱,而且到现在还在受这两个陷阱的影响。第一个称之为“市场原教旨主义陷阱”,基本含义就是自由市场竞争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其实这个在经济学上几十年代早已经被批判过了,从上世纪80年代,美国开始,西方开始新一轮自由化,新自由主义的浪潮,最后结果是美国的贫富分化极具加大。如果把自由市场作用不断夸大,最后一定是两极分化,一定是赢者通吃。

明金维:我们中国通过改革开放对这个问题已经有了历史结论,其实大家的共识是市场也好,计划也好,都只是一种资源配置的手段,这个经济体的运营到底好不好,关键看经济能否有增长,关键看增长的成果能不能被更多人分享,所享受。

明金维:第二个,“自由原教旨主义陷阱”,这个陷阱根本的特点就是前面我说的,会把一人一票的选举方式或者国家核心领导产生的方式,跟一个国家的治理能力划等号,只要选择,一定会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社会安定,实际是不可能的。当我们把两个陷阱看通之后,这个时候再回来,新中国72年的历史,改革开放43年的历史,这个时候我们就有足够的自信了,我们就知道我们选择的是一条什么样的路,我们知道我们这个党有多么不容易,我们知道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过去几百年西方国家完成不了的事情,这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创举。

明金维:过去三年多以来,世界局势的发展给我们14亿中国人上了一堂又一堂生动的现实主义国情教育课,我相信有很多人像我一样,从过去对“美国梦”的渴望,到慢慢看清美国的这种虚伪,这种双标,来真正理解基于我们自己的文化和国情,来理解我们中国梦真实的含义和伟大的含义。

未来有一个自干五,一群自干够,希望大家都可以一起来,因为我们都是一群信仰者,我们是真正的信仰中国的制度,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我们真正信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线亿人应该能够获得更光明的未来,应该有更好的发展前景。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