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杂谈

作者admin

11 月 10, 2023 #杂谈

前一段时间,《检察日报》连续刊登了记者与“河北第一秘”李真临刑前的谈话,我对李真等一伙分子竟然有“情人是身份的象征,否则被别人瞧不起”的奇谈怪论感触颇深,想就身份的话题谈点看法。

据《现代汉语词典》注释,身份是人们在社会上或法律上的地位。也就是说,不同职务的人,身份不同,不同职业的人,身份也是不同的。身份是权力和地位的象征。

日常生活中,人们以各种不同的身份,按照社会分工,各自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既享受着与身份相应的权利,也承担着与身份相应的义务。人们也自然而然地以各种不同的标准,期望不同身份的人,有与自己身份相符的良好形象,职务越高职业越重要,人们心目中要求的标准越高。两者一致的受人尊重,两者不一致的被人鄙视。

人们既看重一个人职务上职业上的身份,更看重他职务职业以外的人品官德。两者一致,忠实履行职务职责的,群众拥护,工作政绩好;两者不一致的,不但政绩好不了,而且职务越高职业越优越形象越坏。古往今来,人们说话办事,大多要首先考虑自己的身份,注意自己的形象,尤其是领导干部,符合自己身份的话才说,符合自己身份的事才做。否则,那就叫有失身份,是决不可为的。不管他的职务多高,权力多大,他的形象也是不好的。

身份是明码标价的。至于你的思想水平和工作能力是否与身份相称,领导和群众自然会有公论。而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既不是职务和职业决定的,也不是自己或者别人吹出来的,是自己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树起来的。

身份又是造就形象的重要条件。党和人民赋予一定的身份,这正是施展才华,努力展现自己勤奋为民,不谋私利良好品德的大好机会。只要诚心诚意地去做,就一定会做出成绩。然而,也正是由于身份的这种特殊作用,一些人便绞尽脑汁地谋划自己的身份。有的为了谋取一官半职,忘记了党员的党性原则,有的甚至抛开做人的基本准则,送钱送物,。这种人中,没有谋到官的,令人可悲可叹;已经谋到官的,常被人指着脊梁说三道四,当这种官也是没有多少意思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身份可以用金钱和物质来衡量了。有的人为了显示自己的身份,刻意乘坐豪华轿车,穿名牌服装,请客吃饭一掷千金。更有少数人视身份为谋取私利的法宝,谁要动用这个身份是要付出代价的。有的要当场兑现,有的则是“定期存折”,到一定的时候,是要既还“本”又要付“利息”的。少数分子竟然把有没有甚至有几个情人作为“身份”,在他们那个小圈圈里显摆。结果,像李真等人一样,不但他们职务上的身份被剥夺干净,他们的恶劣行径也成为教育群众的反面教材。

现实生活中的无数事实告诉我们,人的行为上的一时错误还是好纠正的。如果形成根深蒂固的错误思想观念,对美好的事情不以为然,对丑恶的东西不以为耻,那就十分危险,往后就会不断干坏事,而且很难刹车,很难改正了。这也正是少数分子,无论党组织怎样反复耐心地教育,也无论纪检司法机关怎样依纪依法严惩,他们依然我行我素,执迷不悟的根源所在。

人在社会上工作和生活,有一定的身份是客观存在的。保持良好的形象,也是绝大多数人的一种美好追求,更是广大群众对各级干部的殷切期望。这里的关键是,取得身份,应当是正当的;拥有的身份,应当与自己的能力素质品德相匹配,被群众所公认;运用身份,应当忠于身份所赋予的责任,恪尽职守,勤政廉洁,为群众所称道。

作者 admin